浙江福彩网

                                                                  来源:浙江福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14 11:21:20

                                                                  7月31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记者会宣布将第七届香港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图自新华网

                                                                  长远来说,应参照个别大城市的7+7规定,即7天酒店7天在家隔离,让市民可以人性化检疫,同时扩充酒店接待容量。

                                                                  观察者网:何老师您好,8日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国务院提请的有关香港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的议案,对于选举推迟一事,香港市民对此反应如何?想要参选人士的态度如何,对参选准备工作会产生什么影响?

                                                                  我觉得我们要对香港的司法制度有信心,国安法的审理是由现任法官负责的。根据基本法第85和89条,法官独立审判不受外来干涉,而法官基本上是终身制,只有在无力履行职责或行为不检的情况下,行政长官才可以根据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任命的不少于三名法官组成的审议庭的建议,予以免职。就是说,法官不能随意被炒鱿鱼。

                                                                  表面上一切回到几个月前的状况。但最大的分别是,国安法已经在香港实施。过去一年,反对派大量蓄意瘫痪议会运作的行为,有可能触犯香港国安法中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严重干扰、阻挠、破坏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和“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对特区或中央政府指定和执行法律/政策进行严重阻挠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一经定罪,就会丧失议员职务和日后参选资格。实际上,过去反对派议员的这些举动,只能推迟法案通过、获取媒体关注,但并不能阻止政府提出的议案、法案和预算案地顺利通过。相信香港国安法生效后,他们会深思熟虑,自我衡量继续从事这种有破坏无建设行为的成本代价与产出效益是否合乎比例。

                                                                  何建宗:正如上面所说,香港审理国安法的法官是不受干扰、独立审判的,因此外部势力妖魔化香港国安法,并借机施加霸凌式的制裁,非常荒谬,根本站不住脚。无论是针对个别香港和中央官员,还是单方面中止逃犯引渡协议,都是毫无道理的。

                                                                  赵立坚称,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些人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一己之私利,对包括孔子学院在内的中美合作项目正常运作粗暴干扰、横加阻挠,完全不可接受。我们也注意到蓬佩奥在其声明中大量引用毫无事实依据的所谓报告和报道,其无中生有,罗织罪名打压孔子学院的用心可见一斑。“我们敦促美方摒弃冷战零和博弈思维,立即纠正错误,停止将有关教育交流项目政治化,停止干扰中美间正常的人文交流,停止损害中美互信与合作。”他说,“我们保留对此事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港版国安法”公布后,特区政府雷霆行动,近期更是逮捕了反对派大头目黎智英。此外,第七届立法会宣布推迟1年选举,反对派人士借机炒作,抹黑政府打压反对派、剥夺民众投票权利,与外国干涉势力里应外合,美国更是以此为借口制裁部分政府官员。

                                                                  观察者网:最近,香港选务处裁定12名泛民参选人不符合“拥护《基本法》”的参选条件,取消参选资格;随后,警方逮捕黎智英、周庭等人,理由是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如何看待这一系列行动,会产生什么影响?当然,也有声音质疑逮捕一事是否与香港国安法的“不溯及既往”有所冲突,您怎么看?

                                                                  观察者网:那么,如果当前部分民意受到反对派影响,认为推迟选举就是没收选举、另有居心,打压反对派,为建制派争取时间等等,甚至加剧对政府、“程序正义”的不信任,而这种不信任一旦被反对派操作,并影响一年后新一届立法会的组成和运转,乃至未来其他选举(比如特首选举、区议会选举等等),您对此有所担忧吗?现阶段可以做些什么工作?

                                                                  何建宗:市民对此反应普遍是支持的。大律师公会认为这个决定不合法或者说剥夺市民权利,恰恰证明是机械地理解法律条文,这是只关心选举而置公共卫生危机于不顾的表现。